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从结束到开始》拉奎尔·福纳(阿根廷)作于1980年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英国的局势相当混乱,首相府唐宁街10号准备迎接国内顶级富豪里希·苏纳克进驻。利兹·特拉斯在任仅45天,其政府就被一连串的工人罢工和她的糟糕政策搞得动荡不安。在导致托拉斯内阁短命的“迷你预算”中,她选择以减税及未经认可的社会福利削减计划对英国民众进行全方位的新自由主义伤害。这些政策震动了国际金融阶级。当富豪债权人表示对英国丧失信心时,这个阶级的政治作用就显露无疑,他们抛售政府债券,从而增加了政府借债成本,提高了房屋所有者的还贷金额。正是富豪债权人阶级成为托拉斯政府的真正反对派。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跟进,发表强烈声明,表示“英国这些措施在本质上可能导致不平等现象增多。”

 

Duilio Pierri (Argentina), Retorno de los restos (‘Return of the Remains’), 1987.

 《接回遗骸》杜利奥·皮耶里(阿根廷)作于1987年

 

令人震惊的恰恰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不平等增多的担忧。在1944年成立以来的78年历史中,该组织很少关心不平等增多现象。实际上,正是大多拜它的政策所赐,大多数全球南方国家才深陷“紧缩陷阱”,其原因有如下几个方面:

  • 既往的殖民掠夺史意味着二战后的新兴国家必须从前殖民宗主国借款。
  • 这些借款用于建设殖民时代没有建设的重要基础设施,意味着借款投入了没有回报的长期项目。
  • 大多数借债国被迫继续借款以偿还贷款利息,导致了1980年代的第三世界债务危机。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利用“结构调整方案”(Structural Adjustment Programmes)迫使这些国家推行紧缩政策,作为借款还息的条件。紧缩政策令数十亿人陷入贫困,他们的劳动力被持续拖入资本积累周期,被利用来让少数人暴富(结果常常十分显著),而许多为全球商品链付出汗水的人却为此付出代价。
  • 民众更加贫穷意味着,尽管工业化程度提高,全球南方国家社会财富反而更少了。社会财富减少加上资源掠夺,意味着用于改善民生的剩余更少,这些国家的政府也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息来借钱还贷。正因如此,自1980年以来,全球南方国家为偿还贷款利息而外流的公共资金约2万亿美元。更有甚者,1980至2016年,全球南方国家因进出口贸易中的伪报、错误定价以及国际收支和资金转移记录中的漏洞流失资金高达16.3万亿美元。

 

《拉蒙纳在等待》安东尼奥·贝尔尼(阿根廷)作于1964年

 

本研究所2022年10月第57期汇编《地缘性不平等:讨论增进世界公平的路径》(The Geopolitics of Inequality: Discussing Pathways Towards a More Just World)记述了全球南方贫困常态的恶劣后果。本期汇编由本研究所驻布宜诺斯艾利斯办事处依据对一系列现成数据的分析撰写,表明不平等虽然是全球现象,但南方国家遭遇了更为严重的生活质量下降。比如,汇编指出“在全世界163个国家中,只有32%的家庭收入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其中,边缘国家收入水平超过平均数的寥寥无几,而核心国家则百分之百超过平均数。”

即使工业生产已从北方国家转向了南方国家,这一“地缘性不平等”依然顽固存在着。劳动力的全球分工、知识产权所有权全球化背景下的工业化意味着,即使工业生产发生在全球南方国家,它们也无法从这种生产中受益。汇编指出:“举一个典型案例,北非、中东地区的制造业产量相当于北方国家的185%,但其人均收入却只有富国的15%。”而且,“全球南方工业品产量比全球北方高了26%,人均收入却低了80%。”

全球南方正在进行工业化,但“全球资本主义中心国家依然控制着生产过程和可启动生产积累周期的货币资本”。这些对资本主义的控制方式(工业和金融)导致亿万富豪们(比如英国新首相苏纳克)的财富无休止增长,而许多人无论如何努力工作都一贫如洗。比如,在疫情早期,“每26小时就会出现一个新的亿万富豪,99%的人收入却在减少。”

 

《历史、真相、法律》诺拉·帕特里克、卡洛斯·塞萨诺(阿根廷)作于2012年

 

为了建设一个增进世界公平的道路,本期汇编对不平等问题的滋生进行了分析,并在最后提出了一个包含五个要点的方案,欢迎讨论。

  1. 与全球商品链部分脱钩。在这里,我们呼吁建立新的贸易与发展制度,扩大南南参与,不受制于迎合北方国家需求的全球商品链。
  2. 国家专项收入。国家通过征税(或国有化)对土地租金、采矿收入、技术类收入等专项收入进行切实干预,这是抑制统治阶级收入增长的关键。
  3. 投机资本征税。大量资本流出了全球南方国家,如果不对投机资本进行管控或征税就无法阻止资本外流。
  4. 战略商品和服务国有化。南方国家经济中的重要部门已被私有化并被国际金融资本收购。国际资本导致利润外流,对这些部门的决策也是依据资本而非劳动者的利益。
  5. 企业、个人的意外利润征税。天文数字的企业利润大多用于投机而不是生产或改善大众的收入和生活品质。对超额利润征税是减少这一差距的举措之一。

 

《女子与孔雀》巴亚·马希丁(阿尔及利亚)作于1973年

 

近50年前,全球南方国家在不结盟运动和77国集团的组织下,起草了一份名为《国际经济新秩序》(New International Economic Order,简称NIEO)的决议,该决议于1974年5月1日在联合国大会获得通过。NIEO阐述了一个全球南方不依赖全球北方的贸易与发展愿景,就以下事项提出了具体建议:科技转让、建立新的全球货币体系、维护进口替代、反垄断、促进粮食主权、提高原材料销售价格的其他策略、扩大南南合作。

本期汇编列出的不少建议都参考了NIEO,并结合当前情况进行了优化。1973年,在阿尔及尔召开的不结盟运动会议上,阿尔及利亚总统华里·布梅迪内推动了NIEO。在该决议获得联合国通过后的第二年,布梅迪内认为,主导世界的是“统治与掠夺、解放与复原的对立统一”。布梅迪内说,如果NIEO未获通过,如果全球北方拒绝转让“属于第三世界国家资源成果的控制权和使用权”,一场“不可避免的烈火硝烟”终将发生。然而,西方国家不愿同意建立NIEO,反而推动其他政策,制造了第三世界债务危机,这一方面导致了“紧缩陷阱”,一方面导致了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抗议活动。从那以后,历史从未前进。

1979年,坦桑尼亚总统朱利叶斯·尼雷尔,在NIEO计划流产,第三世界债务危机发生之后,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属于穷人的贸易联盟”。当时没有产生这样的政治联合,如今也没有类似的“贸易联盟”。建设这种联盟势在必行。

热忱的,

Vij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