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Pathy Tshindel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 Untitled, 2016.

《无题》帕蒂·茨欣德勒(民主刚果)作于2016年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美国政府在12月中旬举办了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US-Africa Leaders Summit),主要动机是担忧中国和俄罗斯在非洲的影响力。与外交惯例不同,华盛顿此次峰会的行动指南是野心更大的新冷战议程,其中美国日益重视的一点在于破坏非洲国家与中俄两国的关系。鼓吹这一强硬立场的是美国的军事决策者,他们认为非洲是“北约南翼”,将中俄两国视为“近乎旗鼓相当的竞争威胁”。在此次峰会上,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指责中俄“扰乱”非洲。奥斯汀对这些指控并未提出佐证,只是指出中国在非洲许多国家的大量投资、贸易、基建项目,抨击俄私人安保公司瓦格纳集团在几个国家派驻了几百名雇佣兵。

非洲各国政府首脑离开华盛顿时,美国总统拜登承诺将进行跨越整个非洲的访问允诺美国将斥资550亿美元进行投资,并且发表了关于美非关系的一番高谈阔论的声明。遗憾的是,鉴于美国在非洲的不良记录,除非这些话真正付诸行动,否则只能看成是空洞的姿态和地缘政治角逐之举。

峰会的最终声明丝毫没有提到非洲各国政府最紧迫的问题:旷日持久的债务危机。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22年报告指出,“60%的最不发达国家和其他低收入国家面临高风险或已经陷入债务困境。”而非洲有16个国家面临高风险,乍得、刚果共和国、莫桑比克、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索马里、苏丹、津巴布韦等7国已陷入债务困境。除此之外,33个非洲国家亟需外部食品援助,本已存在的社会崩溃因此更为严重。美非峰会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坐而论道,大谈抽象的民主思想,拜登还荒唐地把一些国家领导人(比如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马杜·布哈里、民主刚果总统费利克斯·齐塞克迪)叫到一旁进行说教,说他们的国家有必要进行“自由、公平、透明”的选举,同时又对非洲允诺在2023年提供1.65亿美元“支持选举和良政”。

 

Chéri Samba (DRC), Une vie non raté (‘A Successful Life’), 1995.

《成功人生》切里·桑巴(民主刚果)作于1995年

 

非洲国家负担的大部分债务都借自西方国家的富有债权人,并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手协调。这些坐拥加纳赞比亚等国债务的私人债主们拒绝向正深陷困境的非洲国家提供任何债务减免。有关债务问题的对话往往忽视一个事实:这一长期债务困境的主要原因恰恰是非洲财富遭受了掠夺。

另一方面,与西方富有债权人不同,非洲国家最大的政府债权人中国于2022年8月决定免除对17个国家的23项免息贷款债务,并将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价值100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转让给非洲国家使用。要公平合理地解决非洲债务危机,就意味着西方债权人要大量免除他们持有的债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分配特别提款权,向遭受普遍债务危机的国家提供流动资金。美非峰会的议程上并无这些内容。

相反,华盛顿对非洲政府首脑的示好伴随着对中俄两国的险恶用心。美国的友好态度是真心伸出的橄榄枝,还是用来在非洲植入其新冷战议程的特洛伊木马?美国政府2022年8月发布的最新非洲白皮书表明这是后者。这份据说是聚焦非洲的文件总共十次提到中国和俄罗斯,却一次未提“主权”一词。该报告声称:

为遵循《2022年国防战略》,国防部将于非洲伙伴合作,揭露和强调中国和俄罗斯在非活动的风险。我们将利用民用和国防机构,与认同我们价值观以及维护全球和平稳定意愿的战略伙伴增进防卫合作。

该文件反映了一个事实:美国承认在商业合作上无法与中国竞争,决意使用军事力量和外交施压逼中国退出非洲。自2007年美国非洲司令部成立以来,美国在非洲大肆扩充军事力量(近期是在加纳建立新基地,在赞比亚的一些动作),其用意昭然若揭。

 

Kura Shomali (DRC), Miss Panda, 2018.

《熊猫小姐》库拉·肖马利(民主刚果)作于2018年

 

美国政府为诋毁中国在非声誉编织了一种话语体系,其核心是所谓“新殖民主义”,正如前国务卿希拉里在2011年的一次受访中所言。这是否反映了实际情况?2017年,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在非作用的重要报告,在经过全面评估后指出:“总体而言,我们认为中国日益增长的参与对非洲经济体、政府、劳动者具有强烈的积极作用。”支持这一结论的证据包括:自2010年来,“非洲三分之一的电网和基础设施由中国国有企业出资建设。”麦肯锡发现,在这些中国运营的项目中,“89%的职员是非洲人,为非洲工人增加了近30万工作岗位。”

当然,这些中国投资项目也存在不少压力和局限,比如有管理不善、合约设计欠佳的迹象,但这些既不是中国企业所独有的问题,而且也不是普遍现象。美国对中国实行“债务陷阱外交”的指责也受到广泛驳斥。2007年一份报告的点评至今仍然精辟:“中国对促进非洲发展的实际贡献比任何浮夸的治理方案都大。”由于这份报告来自驻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一个由七国集团主导的政府间集团,它的评价就特别耐人寻味了。

美国最近对非洲国家承诺的550亿美元投资会有怎样的结果?这些大多划拨给私人企业使用的资金将支持非洲发展,还是只会便宜那些掌控了非洲食品生产分配体系和卫生健康体系的美国跨国企业?

 

Mega Mingiedi Tunga (DRC), Transactor Code Rouge, 2021.

《交易员代码红》美加·明吉迪·通加(民主刚果)作于2021年

 

有一事例颇能说明美国重申在非影响力的企图之空虚荒谬。2022年5月,刚果民主共和国和赞比亚签订了独立发展电动车电池的协议。两国共同拥有蓄电池价值链所需80%的矿物、金属资源。该项目由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非洲经委会)提供支持,其代表让·吕克·马斯塔基表示:“通过全面、可持续的工业化为电池矿物增加附加值,必将为两国迈向稳健、坚韧、全面的发展模式铺平道路,为数百万国民创造就业机会。”出于对提升本地科技能力的关注,该协议本应能依托“民主刚果、赞比亚矿业、理工学校的合作关系”。

快进到美非峰会:在上述协议已经达成后,民主刚果、赞比亚两国的外交部长克里斯托夫·卢通杜拉、斯坦利·卡库博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共同签订了一份据说将“支持”刚赞两国打造电动车电池价值链的谅解备忘录。卢通杜拉称此举是”美国与非洲伙伴关系的重要时刻“。

赞比亚社会党用一则强烈声明回应:“赞比亚、民主刚果两国政府已将铜和钴的供应链和生产拱手让给美国控制。经此让步,造福后代的泛非电动汽车自主发展希望已化为泡影。”

 

Pierre Bodo (DRC), Femme surchargée, 2005.

《过劳妇女》皮埃尔·波多(民主刚果)作于2005年

 

跨国企业正是利用了童工,美其名曰“手工采矿”来开采原材料,控制电动车电池生产,不容许这些国家自行加工资源、生产电池。刚果诗人何塞·奇松古·瓦奇松古在他的诗作《无人听见》(Inaudible)带我们直面民主刚果儿童的痛苦心声:

听那孤童的悲声

透彻心扉的真切

他是这附近的孩子

以街巷为家

与市场为邻

他的哀泣绵绵不绝

传遍各地

无人听见

热忱的,

Vij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