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击鼓祭灵》杰林·布托(海地)作于1995年左右

 

亲爱的朋友们:

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向您问好。

2022年9月24日,海地外交部长让·维克多·吉纳斯在联合国大会上承认,海地正面临一场严重危机,他表示“只有在合作伙伴的有力支持下才能解决”这一危机。对于许多密切关注海地局势的人士而言,“有力支持”一说表示吉纳斯似乎在暗示西方大国的又一次军事干涉已迫在眉睫。事实上,在吉纳斯发言的两天前,《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关于海地局势的社论,呼吁“外部力量采取强有力行动”。10月15日,美国、加拿大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已向海地派出军机,向该国安全部门运送武器。同日,美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一份决议草案,呼吁“立即调集多国快速行动部队”进入海地。

自1804年通过革命脱离法国赢得独立后,海地就遭受了接二连三的侵犯,包括1915到1934年美国长达20年的占领、1957到1986年美国支持的独裁统治、1991年和2004年西方支持下针对进步的前总统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的两次政变,以及2004-2017年联合国的军事干涉。这些侵犯使海地无法保障国家主权,使海地人民无法建立生活尊严。不管是美国、加拿大部队还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再次侵犯只会加深这场危机。为此,三大洲社会研究所、国际人民大会(International Peoples’ Assembly)、美洲玻利瓦尔联盟运动(ALBA Movements)、海地替代发展方案倡导平台(Plateforme Haïtienne de Plaidoyer pour un Développement Alternatif)等组织联合发布了关于海地局势的红色警报,内容如下:

 

 

16号红色警报:海地人不需要军事干涉,只需要奋起反抗

海地发生了什么?

2022年,海地民众起义贯穿全年。这些抗议活动是始于2016年针对社会危机的一系列抵抗活动的延续。海地的社会危机是1991年和2004年政变、2010年地震及2016年飓风马修等种种原因酿成的。一个多世纪以来,海地人民只要试图摆脱美国军事占领期间(1915至1934年)强加的新自由主义体制,就会遭到维护这一体制的经济和军事干涉。新自由主义体制所确立的统治剥削体系令海地人民深陷贫困,大部分人无法获得饮用水、医疗、教育以及像样的住房。在海地1140万人中,460万人食物无保障,七成人失业

 

《城墙》曼努埃尔·马蒂厄(海地)作于2018年

 

海地克里奥尔语中的dechoukaj一词意为“根除”,首先在1986年反对美国支持下独裁统治的民主运动中使用,也能形容当前抗议活动的特点。在此次危机期间,海地总理兼代理总统阿利埃尔·亨利提高了燃油价格,引发了工会的抗议活动,群众运动更加高涨。亨利是在2021年不受欢迎的若弗内尔·莫伊兹总统遇刺身亡后被美国、欧盟、联合国、美洲国家组织主导、由六国组成的“核心集团推举上台的。虽然尚未破案,莫伊兹显然是死于执政党、贩毒团伙、哥伦比亚雇佣兵及美国情报机构联合策划的阴谋。联合国代表海伦·拉莱姆2月向安理会报告说,莫伊兹遇害案的全国调查已经暂停,由此助长了谣言,加剧了全国上下的猜疑。

 

Fritzner Lamour (Haiti), Poste Ravine Pintade, ca. 1980.

《珍珠鸡河谷邮局》弗里茨纳·拉莫尔(海地)作于1980年左右

 

新自由主义势力如何反应?

美国、加拿大现正为非法的亨利政府提供武装,准备对海地进行军事干涉。10月15日,美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一份决议草案,呼吁向该国“立即调集多国快速行动部队”。西方国家在海地长达两个世纪的破坏性干涉将再添新篇章。自1804年海地革命以来,帝国主义势力(包括奴隶主)针对人民群众争取结束新自由主义体制的运动进行了军事和经济干涉。最近的一次是,在联合国的默许下,这些势力通过2004至2017年执行任务的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UN Stabilisation Mission in Haiti,简称联海特派团)进入海地。以“人权”为名的又一次干涉只会保护如今由亨利政府管理的新自由主义体制,将对海地人民产生灾难性影响。阻碍人民进步运动是一些黑帮团伙,由海地寡头集团在幕后组织和提携、“核心集团”支持,美国提供武器。

 

《将军们》圣路易·布莱斯(海地)作于1975年

 

全世界如何声援海地?

海地危机只能由海地人民解决,但他们必须获得国际声援的强大力量。全世界可以借鉴的榜样有:1998年首先驰援海地的古巴医疗队;2009年支援植树造林、群众教育运动的农民之路/美洲玻利瓦尔联盟运动特遣队;委内瑞拉政府提供的石油优惠价等援助。声援海地,至少要提出以下要求:

  1. 法国、美国偿还1804年以来盗取的海地财富,包括美国归还1914年窃取的黄金。仅法国就至少海地280亿美元。
  2. 美国将纳瓦萨岛归还海地。
  3. 联合国为联海特派团犯下的罪行进行赔偿。该特派团的部队导致数万名海地人遇害,人数不详的妇女遭强奸,还使得霍乱流入海地。
  4. 允许海地人民搭建具有主权尊严的、公正的政治经济框架,建立符合人民真正需要的教育、医疗体系。
  5. 一切进步力量都要抵制对海地的军事入侵。

 

Marie-Hélène Cauvin (Haiti), Trinité (‘Trinity’), 2003.

《三位一体》玛丽-埃莱娜·考文(海地)作于2003年

 

本期红色警报中的这些常识性要求无需赘述,但需要广为传播。

西方国家谈论这次新的军事干涉时必定会使用“恢复民主”“捍卫人权”等话语。“民主”“人权”这些词在这些事例里已经贬值了。其表现在,在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美国总统拜登表示他的政府将继续“与我们的邻居海地站在一起”。而国际特赦组织的一份新报告揭露了这类话语的虚伪性,记载了海地寻求庇护者在美国受到的种族主义虐待。美国和“核心集团”或许会与阿利埃尔·亨利等人以及海地寡头集团站在一起,却不会与海地人民、甚至已逃往美国的海地人站在一起。

 

雅克-斯特芬·亚历克西

 

1957年,海地共产主义者、小说家雅克-斯特芬·亚历克西发表了致祖国公开信,名为《美好的人类之爱》(La belle amour humaine)。亚历克西写道:“我不相信,没有人的行动,道德胜利会自然发生。”亚历克西是1804年推翻法国统治的革命者之一让-雅克·德萨林的后代,写了不少振奋人心的小说,对海地的“情感之争”(Battle of Emotions)运动做出了意义深远的贡献。1959年,亚历克西创建了人民共识党(Parti pour l’Entente Nationale)。1960年6月2日,亚历克西写信正告美国支持的独裁者、绰号“医生老爹”的弗朗索瓦·杜瓦利埃,他和他的国家将战胜暴力的独裁统治。亚历克西写道:“作为人,作为公民,我们必然感受到正在这恶疾、这慢性死亡的不归路上跋涉前行,它天天都在将人民引向万国公墓,就像把受伤的象群引向大象的坟茔。”这种跋涉只有人民才能停止。亚历克西被迫流亡莫斯科,在那里参加了各国共产党的会议。他于1961年4月返回海地,之后不久就在莫勒圣尼古拉区被绑架并被独裁当局杀害。他在写给杜瓦利埃的信中呼喊:“我们是未来的孩子。”

热忱的,

Vijay